当前位置:奇热免费小说 > 穿越 > 傻夫丑妻:神医娘子要翻天

傻夫丑妻:神医娘子要翻天

青莞儿 著 9.6
261.4万 | 295.6万人气 | 版权来源:玫瑰文学网

木羡鱼穿越了,堂堂神医居然穿越成了一个无盐丑女!这便罢了,她的相公季临渊是个傻子?瞅着小傻子天天被人欺负,垂涎小傻子美色的木羡鱼不干了。她要斗恶人,发大财,改变形象带着美人小傻子走上人生巅峰!岂料,傻子竟然不傻了,身份还不一般了!

章节

已完结 · 共计998章

第1章 穿越丑女

冷!

比极寒之地更刺骨的凉意,猛然间将木羡鱼从沉睡中惊醒。

刚一睁眼,一柄闪烁锋芒毕露的宝剑直勾勾朝着她的面门袭来,骇得木羡鱼大惊失色。连忙翻身一滚,从床上掉了下来。

使剑的人没留丝毫余力,剑身整个没入木羡鱼刚才躺下的地方,看得她脸色铁青:“你是谁?是谁派你来的?”

木家十世传承,木羡鱼更是这一代最优秀的医者,连国家首脑都鼎力保护她。她真想不出,谁胆子这么大,敢派人刺杀她!

没料到自己全力一击会落空,蒙面男子稍一错愕,转瞬迸发出惊人杀意:“死人是没必要知道的!”

杀手气势徒然一变,朝木羡鱼刺去。

“找死!”

木羡鱼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很清楚,她有天人五衰之症,平日出行都需要坐轮椅,这样上蹿下跳还没晕倒,简直是奇迹!

手指摸向自己藏银针的袖口,木羡鱼自己都惊了,她的飞针呢?

抱头躲过蒙面男子的杀招,木羡鱼摸到头上有一根又长又细的簪子。也来不及细想自己的齐耳短发,什么时候能用簪子挽起来。

木羡鱼回身再次朝男子甩手:“看针!”

男子应声倒地,眉心插着一根粗糙的木簪,扩散的瞳孔内还残留着疑惑和不甘。

对方的死亡,意味着危险暂时解除。

木羡鱼仿佛被抽空了浑身的力气,双腿一软,背靠着墙壁坐下。

没想到,一向活死人肉白骨的自己,居然有一天也会杀人。

苦笑一声,木羡鱼摸了摸没了发簪后,散乱下来的长发。

不对,这不是她的身体!

察觉到这一点,木羡鱼连忙爬起来,冲到铜镜前。

铜镜倒影出一张丑陋的脸,或许是常年晒太阳的原因,皮肤呈现出黑红色,不似小姑娘般水嫩。

从额头至脖颈的皮肤上,冒出无数块黑色斑纹的胎记。整张脸唯一能入眼的是那双黑白分明的清澈大眼,瞳仁很大,眼神不染尘埃。

看清自己模样的一瞬间,木羡鱼脑仁刺痛,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蜂拥而出。

她的脸色青了又白,没想到,自己居然会碰上匪夷所思的穿越!

还穿越成了一个容貌无盐的绝世丑女!

原主克死生亲,再加上形貌难看,被传恶鬼缠身,带有诅咒。生父重男轻女,继母嚣张恶毒,每日做不完的脏活累活,还要受父母打骂,村民嘲讽。

前日,继母为了十两银子,将原主卖到季家庄,给傻子大少季临渊冲喜。

原主本以为脱离了那个家,日子会逐渐好起来,却不料这一趟竟连命都送没了!

木羡鱼阴沉着脸,踱步到桌边想喝口水冷静一下。

水杯刚凑近鼻尖,她异于常人的嗅觉,便察觉到异样。

有毒!

区区一个村妇,毒杀不成还派杀手补刀。

太有趣了!

无形的危机笼罩着木羡鱼,敌暗我明,这种被窥伺的感觉,令木羡鱼浓黑的大眼之中,翻滚着强行压制的疯狂。

木家已经站在了一个高度上,导致木羡鱼上辈子无聊至极,身为天才更是被天人五衰之症拴在轮椅上,她如何甘心?

如今重活一世,她不搅个天翻地覆,怎么对得起自己?

木羡鱼根本不在乎自己的长相,将杀手藏尸床下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,推门朝外走去。

季家是三良镇唯一的大户,但这庄子却破败得不像样。她刚才呆的房子,好歹也是大少爷季临渊的卧房,被子居然还有补丁!

刚出院子,木羡鱼便瞧见一群人围在一起,不时爆发出得意的笑声。

稍微走近一些,一道嚣张到欠揍的声音令木羡鱼皱起眉头:“大少爷,你该不会真的跟那个丑东西洞房了吧?我听说那女人恶鬼附体,当心把你命根都给咬掉!哈哈哈……要不要小的们,帮大小也瞧瞧,您那话儿还在不在?哈哈……”

“恶鬼,临渊怕鬼!娘亲救命!呜呜……”

男子的哭叫声虽然软弱,可声如玉盘,脆响悦耳。听得木羡鱼紧皱的眉头骤然舒展,情不自禁抬腿朝那处走去。

池塘边围了四五个家仆,神色嘲弄瞅着跪坐在地上的男子。

那男子恰好正对着木羡鱼,一靠近,木羡鱼便瞧见了季临渊那张梨花带雨的惊世容颜。

大美人儿!

眼前这张脸,足以用倾城倾国来形容。许是受了委屈,星眸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,姣美的樱花唇瓣镶嵌在牛奶色的陶瓷肌肤上,简直引人犯罪!

木羡鱼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,在木家,除了木羡鱼的心腹,没有人知道木家这一届的天才医者,是一个见到美色就走不动道的颜控晚期患者!

而木羡鱼,最喜欢像季临渊这种樱花美少年!

领头的男子见季临渊唇红齿白的模样,忍不住感叹:“你们别说,咱家这大少爷,长得比三良镇任何一家姑娘都水灵,他要是个女子,我都想跟他亲热了!”

“强哥,不是女子又咋的?我听说男子也可以……”旁边的伙伴听得一愣,立刻凑过去,淫笑着出主意。

那名叫强哥的男子,神色有些犹豫:“那地方会不会有点脏?”

“怕啥,咱给他摁到荷花池里洗干净!”出主意的男子倒是胆大得很,撺掇得众人心痒痒,皆面带不怀好意的神色朝他逼近。

“呜……你们不要过来!”季临渊含着哭腔的叫声,叫醒了惊艳中的木羡鱼。

只见美人儿惊恐向后退了好几步,眼瞅着就退到了池塘边儿,半个身子悬在边上,随时有掉下去的危险。

季临渊一边用手擦拭着脸上的眼泪,手挡住脸的瞬间,无人察觉到季临渊星眸中一闪而逝的杀意。

“大少爷,跑什么啊?”瞧着吓得跟个小鹌鹑似的大少爷,几人令人发指的狞笑声愈发放肆。

“都给我住手!”木羡鱼一声呵斥,气势汹汹向几人走去,她在距离几人不足五米的地方停下。狠厉视线扫过场内每一个人渣,恨不得亲手给他们每个人一顿锤!

翻遍原主的记忆,在季家庄唯一能对的上痴傻和绝色这两样条件的男子,只能是她冲喜的相公——季临渊!

虽然是自己穿越过来,白捡的傻子相公,那也是自己堂堂正正成亲得来的小美人儿!

绝容不得他人玷污!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