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奇热免费小说 > 总裁 > 霸宠妻约:总裁请寻新欢

霸宠妻约:总裁请寻新欢

单一 著 9.2
146.9万 | 296.3万人气 | 版权来源:玫瑰文学网

六年深爱,她却眼睁睁的看着盛寒深娶了另外一个女人。孟初夏以为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,忍痛放手,可是没有想到所有的一切才刚刚开始。被囚禁,被折磨,无论如何他都不肯放她走。“你是我的女人,孟初夏,这辈子你躲不掉,也逃不掉。”

章节

已完结 · 共计538章

第一章:我们分手吧

晚上八点盛寒深回来,屋里没开灯,也没开冷气。明明是炎热的夏天,却冰冷冰冷的。

他打开灯,看到孟初夏呆愣地坐在床上,眼神空洞。察觉有些异常,他一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,一边走过去,“怎么了?”

孟初夏看向盛寒深,眸子如一汪清泉,平静没有半分波澜,但是心底里却是波涛汹涌,“寒深,你要结婚了是吗?”

盛寒深正在脱西服的手一顿,继而转身向床边走来,“是。”

“……长林集团的千金?”孟初夏的鼻尖一酸,眸子一下子就红了,深吸一口气,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“是。”

她本以为盛寒深会和她解释,会安慰她,甚至还傻傻的期待着他告诉自己他要娶的人是她。

但盛寒深的眸子平静,没有半分情绪涌动,孟初夏的心陡然凉透。浑身都觉得冰冷,像是身处寒冷的北极。

“寒深,我们在一起了六年。你现在要结婚了,新娘却不是我?”孟初夏的语气有些许指责,话语变冷。

这是她六年来第一次这么对盛寒深说话。

六年了,她从出了校门,到现在工作稳定,一直都和这个男子在一起。她坚信,盛寒深是她能相伴一生的人。她知道,他是盛世集团的总裁,而自己……所以从来都没有提过结婚。可是她万万没有她最爱的男人要结婚了,却是和另外一个女人。

盛寒深眉头微触,有些不悦,“无论我和谁结婚,你都还是我的女人。”

盛寒深说的是那么不动声色,听在孟初夏的心里却是肝肠寸断。

他们在一起六年,这个男人竟然这般无动于衷,往日的深情和温柔此时都化做了一把刀子,狠狠的刺向孟初夏的心,每一下都皮开肉绽,每一下都鲜血淋漓。

孟初夏再也无法平静,胸口一上一下剧烈的起伏着,“那你告诉我,你和林馨然结婚了,我算什么?”

小三吗?明明她才是那个名正言顺的人,可是从此以后却要背负万年骂名。

“我说过,你还是我的女人,这一点事实永远都不会改变。”盛寒深有些不耐烦,轻抚着孟初夏的手骤然收回,起身向门口走去。

“盛寒深……”孟初夏在他的身后喊着,好似无声的抗议。

“别再无理取闹,今天你自己睡。”盛寒深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就“砰”的一声关门离开。

孟初夏望着那扇紧紧关闭的门,一直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终于喷涌而出。

这一晚,孟初夏在房间里面一个人就那么呆呆的,傻傻的坐着。泪一滴一滴无声的落下。

一夜无眠,第二天天亮,孟初夏看着夏日清晨的阳光,心疼的嗜血。

她洗漱完毕,上了妆,走到楼下看着那个已经在用餐的男人,心还是一抽一抽的疼。

她走到餐桌旁,咬着牙,良久才艰难的开口,“盛寒深,我们分手吧。”

盛寒深拿着刀叉正在用餐的手一顿,辗转若无其事的开口,“不要闹了,吃饭。”

盛寒深这种若无其事的态度,像是一把刀子,直击孟初夏的心脏。

孟初夏忍不住一把从盛寒深的手中夺过去刀叉,“我没有闹,盛寒深!从你亲口承认你要和林馨然结婚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已经决定要和你分手了。”

孟初夏的态度很是坚决,盛寒深忽然间怒意涌上心头。

此时的孟初夏真的像极了那一个夏天对他勇敢表白的时候的样子。眼神是那么的清澈,那么的坚决,斩钉截铁。

依旧是和六年前一样无比清澈的眸子,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不停的扑闪着,小巧却又不失坚挺的鼻梁,还有这鬼魅般的带着诱人的色泽的红唇。

盛寒深一把将孟初夏禁锢在怀里,眉头紧触,薄唇紧抿,“不可能,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。永远都是。”

盛寒深此时这么动听的情话,听在孟初夏的耳朵里面却是莫大的讽刺。

孟初夏再也忍不住,情绪有些激动,心疼的要死,但却面色平静,好像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,“盛寒深,我不是你的宠物,不是你的玩物。也不会那么傻,明知道你要和别的女人结婚还自欺欺人,若无其事。我更加做不到和别的女人来分享我最爱的男人。”

孟初夏的话像是激怒了盛寒深,盛寒深一下子就堵上了孟初夏的唇,不再给孟初夏任何反驳的机会。

盛寒深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,不同于以往的温柔,似乎是带着惩罚,一点一点的折磨着孟初夏。

孟初夏唇上传来一阵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,但是心更疼。这个男人从始至终都不肯放弃和林馨然的婚姻。即使是自己要分手。

孟初夏拼尽全力从盛寒深的禁锢中挣扎开,想要逃离,逃离这所有的一切。

可是刚刚走到客厅门口,就被盛寒深一把拉了回来。

盛寒深一个动作就把孟初夏一下子压倒在了沙发上。

像是被捊了逆鳞的洪水猛兽,早已经失去了理智。

这个男人总是轻而易举就让她招架不住。

良久……

“从今以后,分手,想都不要想。你逃不掉。”

盛寒深穿上笔直的西服,看了孟初夏一眼,转身离去。

孟初夏望着盛寒深离去的背影,心如刀割,终于眼中的滚烫落了下来,像是开了闸的洪水,泛滥成灾。

这是六年来盛寒深第一次对她用强。

但是肚子忽然间一抹难以承受的钻心的疼痛,猛烈的袭来。

孟初夏感觉身体有一丝温热的液体流出,摸了摸,看到了血。

她忽的想起自己十六号就该来的生理周期,今天已经二十九号了,都没来。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